《紅木》新國標實施一周年 誰動了我們的紅木資源?
信息來源:信息中心 更新時間:2019-09-05 收藏此頁

木材是紅木家具產業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但隨著產業發展規模不斷壯大,企業數量不斷增加,木材資源越來越吃緊。如今,紅木資源在世界范圍內以超乎人們想象的速度迅速枯竭。

從2000年出臺《紅木》國標至2018年實施的GB/T18107-2017《紅木》國標,19年間,就有18個樹種被列入國際瀕危野生動植物保護二級目錄,包括紫檀屬紫檀木類的檀香紫檀和花梨木類的刺猬紫檀,以及黃檀屬中的香枝木類、紅酸枝木類、黑酸枝木類。其中,降香黃檀(海南黃花梨)、刀狀黑黃檀為國際瀕危野生動植物保護與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雙重保護”。也就是說,未受保護管制的紅木僅10種。另外,花梨木類、紅酸枝類、黑酸枝類為目前紅木市場的主力軍。

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 附錄 II 的紅木原有18種,因為黑酸枝木類中的黑黃檀被GB∕T18107-2017《紅木》國標除名,所以,被列入國際管制的紅木實際為17種

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 附錄 II 的紅木原有18種,因為黑酸枝木類中的黑黃檀被GB∕T18107-2017《紅木》國標除名,所以,被列入國際管制的紅木實際為17種

森林雖然是可再生資源,但紅木生長周期漫長,珍貴的樹種一旦被消耗殆盡,即使亡羊補牢也難以恢復。不少紅木原產國為了應對木材資源受威脅的情況,紛紛出臺禁伐、瀕危、保護政策,對非法砍伐、走私的查處力度進一步加大。

以紅木市場中較為熟悉的大果紫檀(緬甸花梨)為例,由于它在市場中的強勁需求量(有資料顯示,每天在中國以850噸的速度消耗著),已受到原產國緬甸政府的高度重視。2019年,緬甸林業局發布消息稱,在民盟政府時期的3年中,各類的走私木材數量高達143538.7噸,走私的查禁力度空前巨大。

紅木中以高性價比著稱的刺猬紫檀也已被列入CITES附錄二,多個產地國相繼向公約成員貿易國發出限制出口、禁伐的通牒。至今,幾內亞比紹、科特迪瓦、馬里、尼日利亞、塞拉利昂等非洲產地國已出臺相應限制政策。2019年3月,根據非洲新聞通訊社的報道,加納國土資源部已經完全禁止了刺猬紫檀的采伐,刺猬紫檀的出口許可證也已終止頒發。

主產于印度、印度尼西亞爪哇的闊葉黃檀(印尼黑酸枝),近年開始緊俏。原產國之一的印度早在1980年起禁止出口,印度尼西亞爪哇每3年會有6個月嚴禁闊葉黃檀砍伐和出關。

再如已上升為收藏級別的交趾黃檀(老撾大紅酸枝),2016年9月CITES常務會議通過秘書處的建議,禁止所有成員國進口從老撾出口的大紅酸枝原木和鋸材。這一禁令沒有取消的時限,需根據老撾履約的成效來決定。

若從更直觀的數據——原料價格的變化來觀察,驚訝地發現曾在2000年《紅木》國標剛出臺時,能以10元/斤買到的海南黃花梨原料現已基本在市場上絕跡,可以說有價無市。本文所附的表格列舉了當前市場流通較常見的幾種紅木材質,發現它們的價格在近10年里幾乎是成倍的增長。


通過價格的比對,發現多種紅木材質在近10年里幾乎是成倍的增長

如今,如果說為了保護木材資源,全面停止使用紅木似乎難以實現。但如果繼續涸澤而漁,紅木行業甚至人類的生態問題也將受到威脅。目前,印度、緬甸等國已開始人工種植紅木,但紅木的生長周期決定了人工種植樹種在近一個世紀內都難以替代老料。

以可持續發展的方向考慮,當市場上能被稱為“紅木”的木材越來越少時,是否能把樹種的選擇范圍放寬?近年,一些性能優良的優質硬木如東非酸枝、染料紫檀、南美酸枝、柬埔寨黑酸枝等開始逐漸被商用。尤其對于成為潮流趨勢的新中式家具,這些價格低、木性優質的硬木成為不少紅木企業開發新中式系列的原料首選。

紅木,因其木性穩定、材質堅固、色澤溫潤且蘊含文化氣息,成為了歷代家具、器皿、文房至寶。它更被中國人視之為文化瑰寶,消費市場熱度一直高漲不下。但是,市場的高需求量不應繼續惡化紅木資源的稀缺情況,如何加強木材的合理利用?如何應對原料稀缺的情況?值得深思。

下一篇:沒有了
国产亚洲aⅴ在线电影_国产精品香蕉在线观看网_国内少妇自拍区视频免费击